文章出處-藍色電影夢:http://4bluestones.biz/mtblog/2009/03/post-897.html

情人的嗓音最是迷人,情人分享的故事,也最浪漫多情。但是浪漫有多重層次,越繁複,越多元,就越耐人尋味。


 浪漫是一種嚮往,亦是一種追求,然而浪漫有時亦只是表像,若能另有幽愁暗恨或多重餘韻,更耐人尋味了。

 《為愛朗讀(The Reader)》的片名給人無限浪漫的想像,望文生義,直接就解讀成為你所愛的人大聲朗讀篇章,用動人的聲音和抑揚頓挫的情緒,誦念出千鎚百煉的精緻文字,勾畫出美麗的想像世界,無非就是聲音美學的一個巔峰。
 
十五歲少年麥可(由大衛.克羅斯/David Kross飾演)初識卅六歲少婦漢娜(由凱特.溫斯蕾/Kate Winslet飾演)時,無可避免地就被成熟豐潤的胴體給迷惑住了,初識雲雨情的少年真的很難從欲望城邦中脫身而出,蹺家蹺課,奔赴漢娜的床上,似乎就是他每天最關切的事,古人說「醉鄉路穩宜頻到」,對麥可而言,則是「溫柔鄉甜宜頻到」。

 漢娜是職業婦女,麥可則是年輕學生,書包裡藏有得做報告的課外書,漢娜因為好奇,要麥可唸書給她聽,其實就是原著小說和電影中所暗藏的第一個密碼。在漢娜誇他聲音是好聽,寧可聽他唸書,也不要自己閱讀的嬌嗔中,麥可就不假思索地開始唸起了托爾斯泰、契訶夫和海明威等人的名著。

 取悅情人,是戀愛中人絕對樂此不疲的奉獻,漢娜愛聽麥可唸書,麥可也能從她幽然神往的表情中得到相當程度的成就感,讓他更得意於自己的聲音魔法,取悅了情人,其實自己更有成就感,這不就是愛情的蜜甜實況嗎?加上每念完一個段落,一個章節就有魚水之歡做獎勵,麥可唸得就更加勤快了。

 在床上,在澡盆裡,在每一個人兩人單獨相處的空間中,他們自在進出書本的書籍,麥可的聲音,漢娜的想像,迴盪在兩人世界的小小空間中,不足與外人道,也不需要第三者理解,朗讀小說不但是他們相互取暖的爐火柴薪,更形成《為愛朗讀》最浪漫的章節。

 但是這樣的朗讀,其實只是序曲,嘗完浪漫的糖衣後,隨之而來的苦澀,更有另有讓人鼻酸的喟歎,這才是《為愛朗讀》得能不朽的關鍵轉折。導演史蒂芬.戴爾卓(Stephen Daldry)遵循原著徐林克(Bernhard Schlink)的敘事加構,讓替愛人朗讀小說的取悅行動有了全然意想不到的面向。

 大女人和小男人的戀情註定難以長久,麥可與漢娜分手後,麥可才發現漢娜曾是納粹集中營的警護,涉及三百位猶太人在教堂內遭大火燒死的慘案被判無期徒刑,麥可知道漢娜的秘密,卻沒有出面替她辯解與澄清(人生都有一些羞於告人的弱點,麥可一直不曾向世人昭告過自己的初戀,同樣地,漢娜也不願向世人白告自己的文字障),直到多年後,才赫然明白其實自己可以用聲音和朗讀,錄下一捲再一捲的錄音帶,再陪獄中的漢娜一程。

  當年的朗讀,是陪伴,亦是激勵;如今的朗讀,同樣扮演著朗讀和激勵的功能,但是麥可不再需要性愛的獎勵,每念完一本書,卻像念完一回心經一般,完成又一次的回向與救贖滌罪,於是麥可日以繼夜地唸著,他看不見漢娜,亦不確知漢娜的回應,他的拚命唸書,真的就像和尚道士的頌經修行。

 這樣的朗讀,雖然有些犧牲奉獻的自我燃燒,但是層次不高,很難讓人興奮狂喜,一直到了漢娜聽著錄音帶找到自己的生命轉折出口時,才柳暗花明有了讓人驚喜的轉折。

 麥可的心意,漢娜全都明白,她也知福惜福,但是麥可的贖罪柴薪,卻讓她找到了生命的出口,她把聽覺的想像轉換成為書寫的行動,就在她聆聽著錄音帶,再比照書本,一字一句畫下符號註記時,她就已經不是以前那位只能靠想像去建構書中世界的女郎了,原著徐林克和導演史蒂芬.戴爾卓都懶得批判假公平正義的司法審判,世界的涼薄與醜陋,其實綁縛不了漢娜的身心,她的蛻變,剛好替她所背負的冤曲懸案找到了解謎的關鍵。

創作者介紹

為愛朗讀

there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